魔王在路上5狼来了搭配

来源:    作者:笔名    2020-05-21

魔王在路上 5 狼来了

“天变亮时,鼠群走得所剩无几,绿风用铁砧做诱饵,射死两只贪心的黑额鼠。副团长大人取到了满满一个水囊的血液。”费利见卡瑟琳盯着地上的黑额鼠,便主动向她解释。卡瑟琳听完,立即走到阿斯面前。

“你们几个胡乱冒险的家伙,铁砧身上还有伤。你,阿斯,你这个副团长是怎么当的?”卡瑟琳的声音一下子提高了八度,语气生硬得像冰渣,阿斯一时说不出话来。

“团长,我早好了。你看这放了血是不是能烤着吃?”铁砧倒是毫不在意,用树枝拨弄着鼠尸,和阿斯、绿风讨论起黑额鼠的食用可行性。

卡瑟琳气闷不已,不知是该称赞铁砧勇猛,还是该说他神经太粗。

这一夜总算过去了,虽然有些疲惫,但队伍依旧开始行进。树林慢慢有了变化,渐渐稀疏起来。在视野变得开阔、容易侦查敌情的同时,也意味着,德鲁伊可以更容易地聚集人手发动偷袭。不过那些自然主义狂信徒,先前已经损失了两位大师级德鲁伊,多少会有点顾虑吧,毕竟眼下并没有好的伏击点。

卡瑟琳让伙伴们加快速度,昨夜过长时间的逗留实在危险。傍晚时分,好运终于出现了。绿风在探路时找到一处山洞,几天来唯一干燥的地方。

树木变得稀少是因为山势变高,卡瑟琳在看到山洞时得出这样的结论。突出的山岩下是一个狭小的洞口,里面却匹配着偌大的洞腹,深远宽阔像个广场。卡瑟琳不敢深入,大家只是在洞口找了一个宿处。

半夜时分,洞外刮起大风,天上阴云密布,不见月光。没有星辰的指引,方向全无。守下半夜的卡瑟琳担忧起明天的行程,不过让她心中稍安的是,绿风今天并没有发现德鲁伊,以及跟踪他们的那个神秘人的踪迹。

漆黑的天空中毫无征兆地落下银尘,多登山脉中冬天来得如此早吗?

雪花刮进洞口,温度和雪花一起降了下来。篝火忽明忽暗,洞外的黑暗中传来猛兽尖利地嚎叫。

“是德鲁伊?”阿斯第一个惊醒,拔剑冲到洞口探出头去。外面黑忽忽一片,只有狂风在呼啸,肆虐的雪花打得脸颊生疼。

阿斯急忙又退回洞中,剩下的三个队员都惊醒了。绿风将弓箭搭在手上,把铁砧挡在身后。费利并排站在绿风身边,开始聚集神圣气息。可怜的铁砧跳了几下,都没能看见外面的情景。但他又不能指责伙伴们堵住了洞口,毕竟铁砧一开始便睡在了最里面。

篝火“扑哧”熄灭,嚎叫声越来越近。卡瑟琳凝聚出一个小火球向外扔去,火球飞行了十几米,“突”地被扑灭。

“风暴之狼!”卡瑟琳的声音和暴风雪一样冷。

“不可能,那是北方才有的生物。从北国到这可有大雪山横隔在中间,难道它们是从海里游过来的?”费利一听就叫起来,北国有多远,他可是知道的。宗教堂的某种惩罚措施,就是送人去那里当大主教。

“不,我很肯定。你们仔细看它们的毛皮。”卡瑟琳又放出一个稍大的火球扔去。火光映出一只近两米高的白色巨狼,蹲坐在十几米外。它周身雾气蒙蒙,但奇怪的是那雾并不被吹散。白色的狼头上两只眼睛盯着洞中的冒险者们,放出一股冷漠的笑意。而它的身后,白茫茫的一片向海水一样正快速地向洞口涌来。

“它……它在笑。”费利使劲地睁大眼睛。忽然那只巨狼嘴巴张开,将火球整个吞进肚里,外面依旧漆黑如前。

分别下滑0.9%和3.0%,而家用洗衣机、房间空气调节器和彩色电视机同比均呈现正增长的态势“笑什么?它们只是动物。”阿斯将剑冲向外面,半跪下举起小盾,作了个标准的防御姿势。

“那白色皮毛外裹着的是小型风盾。虽然我以前没见过风暴之狼,但它们的特征太明显了。小型风盾犹如薄雾般均匀地分布在全身,大陆上的生物只有风暴之狼可以作到这点。”卡瑟琳相信伙伴们都看得很清楚。

“那就是说,我们五个人没有一丝胜算,这些家伙怕有几百只。听说北国都是用军队去围剿的,狼群只有杀光了才能终结战斗。”阿斯咬着牙说出话来。

狼群“呜呜”地发出叫声,不再是先前杂乱的成绩也不错。”母亲说当时是2008年嚎叫。此起彼伏,好像在交谈似的。

“它们要进攻了。”绿风将弓拉满,精灵对生物总有着特别的直觉。

“让我到前面去,让我顶着。”铁砧听说要开始战斗,有些急地切拉扯费利。

“硬拼没有意义。”卡瑟琳看向四个伙伴,“出不去,我们干脆向里走。”

“要是条死路怎么办?”费利马上反问,眉头都皱在了一起。

“死路不也是路?”铁砧很镇定地答道,然后点点头对自己表示赞同。

“走。”阿斯开始慢慢往后退。

外面的狼群似乎发现了什么,叫声一下子变得低沉,迎面的风越发猛烈。卡瑟琳放出一道火墙堵在洞口,数不清的风暴之狼已经扑到洞外十几米的地方。它们一起嚎叫,可怕的嚎叫声几乎压得火墙都暗淡下去。

一只风暴之狼骚动着扑出狼群,在火墙前犹豫地停下。绿风一箭射去,那只狼侧头躲闪,箭支直接插在了它的背部。“呜――”风暴之狼吃疼长啸起来,声音盖过了整个狼群。

“快。”绿风说得又急又短。这么近的距离,那一箭足以射死一头熊,风暴之狼不过受了轻伤而已,防御力实在惊人。

雪猛然大起来,几近暴风雪,呼啸着往洞里灌,火墙瞬间暗淡了许多。好在卡瑟琳已经凝聚出一个大火球,向洞口上方砸去。

“轰隆隆”岩石崩裂,四落的山石片刻埋住了洞口。但此时还并不安全,岩石的崩裂引发塌方,洞顶不停地落下山石。五个人随即拼命奔跑,根本顾不得前方有些什么。他们一口气跑出几百米,身后还有“隆隆”的响声。

卡瑟琳与费利大口地喘气,在体质上,他们连和受伤的铁砧也无法相比。尤其是费利,一边跑一边还要释放神圣气息,借此发出一些光亮。这种奢侈的照明方法,让他越发疲劳。

洞中的空气干冷混浊,卡瑟琳放出一个小小的火球浮在掌心。他们跑出了数百米,看来已经深入到洞腹的另一头。

眼前的山洞又开始慢慢变得狭小,形成一条向下延伸的隧道状洞穴,大约两人来宽。这里的洞壁非常光滑,像是被刻意地雕琢过。

“好深,不知通到哪里。我们难道要下去吗?”费利伸着头看了看。

“我老爹教过我个简单的办法,可以看出这个洞有多深。”铁砧挺着胸膛走到前面。他从怀里掏出一颗小圆石,让大家保持安静。小圆石被他稍稍用力地向下抛去,“哒,哒,哒,哒”,一跳一跳地蹦向深处。

那声音慢慢变小变轻,铁砧把耳朵贴在地面上仔细聆听,好一会儿他站起来说:“大概三千步远,下面很大。”

“走吧,我们也许可以找到地下河,那样估计会有出口的。”卡瑟琳觉得自己听到了个好消息。

阿斯走在最前面,然后是绿风;卡瑟琳走在中间,维持着小火球;费利和铁砧走在最后。由于这里的岩石相当光滑,大家都扶着岩壁小心翼翼地走路。整个洞穴里非常安静,一点声音就会传出去很远,震得人耳朵发疼。

“嘿,你们说那些风暴之狼是从哪来的?”费利捂着嘴巴问,“是不是那些该死并严格执行这一机制的德鲁伊捣得鬼?他们可是会变动物的。”

“难说,未必是德鲁伊。”卡瑟琳尽量低声地回答,“德鲁伊就算能变成风暴之狼,也不会那么多。还有那大雪,刚才好像就在北国一样。”

“现在想太多也没用,还是先想办法出去。”阿斯的声音从前头传来,“无论如何,我总觉得和那些古怪的德鲁伊有点关系。”

忽然绿风拉住阿斯,又示意后面的人暂时停下。绿风蹲下身子将手贴在地上,费利也照着做。可是岩石凉飕飕的,费利没有感到任何特别之处。

“这里变热了。”绿风沉默了几秒钟后,说出他的感觉。

“你确定?”费利歪着头问绿风。

“不是每个人把手放在地上就能测出温度的。”阿斯对费利的行为有点无可奈何。

“精灵有着特殊的知觉。”卡瑟琳将手中的火球变大了些,将四周照得明亮许多,“据说有些精灵天生可与自然交流,另一些则可以自由的操控元素。绿风大概就是个自然交流者吧。”

“一定是地下岩浆河。”铁砧叫起来,声音像打雷一样,不停地在每个人耳边回响。

“轻点,轻点。你想震聋我们吗?”费利捂着耳朵,凑到铁砧脑袋边说。

“我――”铁砧才开口就被费利捂住了嘴。费利把手放着自己嘴唇边,意思让他轻点。铁砧点点头,拉开费利的手,张着嘴说了半天,可惜没有一丝声音。

费利拍着自己的额头说:“不是不发声音,是小声点。天啊。”

铁砧似乎很兴奋,手舞足蹈,依旧张嘴说着无声的语言。他用力挥着手,拨开卡瑟琳几人,猛地跑起来向前一跳。铁砧落地前将斧子顺势垫在身下,飞快地向下滑去。

“慢点。”卡瑟琳急忙叫道,“快,跟上铁砧。”

中国对黄岩岛享有主权

几个人发足去追,没跑几步费利首先滑倒。他撞翻卡瑟琳,两人一起向下滑去。绿风似乎有所警觉,一下子跳起来让过两人。滑落的卡瑟琳和费利直接带倒了阿斯。阿斯用长剑和盾费力撑住洞壁,阻止三个人继续滑行。谁知落下来的绿风根本站不住脚,他失去平衡撞在费利身上。这下阿斯再也支撑不住,四个人像抹了黄油一样,“呼”地向下溜去。

静脉曲张的发病原因
剖宫产术后如何预防便秘
婴儿上火怎么办
天水白癜风好的医院
吉首白癜风医院有哪些
广州治疗白斑病费用
您可能感兴趣的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