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界独尊第章血蛊皿营养

来源:    作者:笔名    2021-01-14

九界独尊 第2637章血蛊皿!

“云霄兄,我们先离开吧!”

道嘘上人不甘地看了一眼地宫,随即便是袖袍一挥,带领门下弟子离去。

“哼,凌门,愿你们收获巨大。”

云霄上人见状,也只能咬牙狠狠地瞪了九指道人一眼。

他心中决定,等出去之后,一定要上报上面的长春宫,让上面来收拾凌门。

“这就不劳诸位费心了。最新章节到百度搜索-《天意文学》。”

九指道人等人对视一眼,随即相视而笑。

三大派以往威风凛凛,而现在在他们身边,却只能家夹紧尾巴做人。

“你们几个守在门口,我们随门主进去。”

随即,九指道人和天音上人便是转身,跟着进入地宫之中。

地宫内,凌寒天在前,血灵子和天音四人跟在身后。

“公子,按照记载,前方往左去五十间密室,便是三圣宫装载神兵之地。”

沈如风来到这里,如同是在自家后花园一般,无比的兴奋。

凌寒天诧异的看了他一眼,随后便是往沈如风所说的方向走去。

“果然,这里真是藏兵楼?”

众人来到沈如风所说的地方,果然见到一间较大的古楼。

在古楼上方,一块写有藏兵楼三个字的巨大牌匾挂在那个地方。

“这里有禁制!”

凌寒天双眼内青芒跳动,顿时见到一条条诡异的红线将这里弥漫。

从那些红线内,一丝极端的危险气息隐约传出。

“这里的禁制,乃是根据先天八卦布阵之术,引动道尊界十重天内所有力量为根源,所布置的大阵。”

沈如风抬起头,眼中满是畏惧。

“想要从这里闯进去,就算是如意境极限强者,也会瞬间被秒杀!”

“这么恐怖!”

众人倒吸一口冷气,禁不住微微后退几步。

凌寒天点了点头,这里的禁制确实非常可怕。

但,随即凌寒天两手微微抬起,准备破阵。

“公子,这里的阵法不能强行破去,否则非常的危险,您有三圣令在手,可以控制这些禁制。”

沈如风连忙阻止了凌寒天,这里的禁制乃是三圣宫开派祖师布置,一般人岂能破开?

“是吗?”

凌寒天翻手将三圣令取出,随即看向沈如风,微微笑道,“你对三圣令,倒是很熟悉啊?”

“咳咳,公子,我们沈家古籍中清楚的记载了三圣令的事情,所以我自然知晓一点。”

沈如风目光一闪,连忙解释了一句。

此时,三圣令一出,顿时散发出青色的光芒。

一道道柔光将这里充斥,顿时条条红色的细线显现而出。

凌寒天只觉得一股信息从玉佩内冲进他识海记忆中。

形成‘以广州为展示窗口、以莫斯科为出口终端、以成都为生产基地’的产销模式 随着这股信息的出现,凌寒天便是双手不断的划动。

肉眼可见,那些红色的线条,顿时一条条熄灭。

轰!

一股股强大的气息不断从藏兵楼内散发出来,血灵子等人均是后退了数步。

“这里面究竟藏了多少神兵,好多强大的气息!”

血灵子等人对视一眼,从这藏兵楼中,一股股强悍的气息不断的传出。

那些气息,明显就是神兵的气息。

“进去看看!”

当气息平静下来,凌寒天率先迈步进去。

藏兵楼内,乃是一间巨大的石室。

这里,一件件神兵,包裹在一团团柔和的光团之中。

“一品神兵,狼牙锁链!”

“三品神兵,寒冰神剑!”

“两品神兵,龙骨鞭!”

、、、

一件件神兵,安静的放在那一团团光团内。

九指道人几人不断的尖叫。

而此处的神兵,则是如同大白菜一般盛放在此。

不仅仅是三品神兵,就连四品包括五品神兵,也有不少。

九指道人和天音老人见到诸多神兵,也是有点眼红。

不过,在凌寒天面前,他们并没有放肆。

“五品神兵天竖琴,可自发妙音击杀如意境以下的强者!”

天音老人的目光,顿在一把古琴那里,再也动弹不了半分。

他一直使用的神兵,都是音律内的神兵。

这件古琴,倒是与他颇为配合。

“想要,就去拿吧!”

凌寒天见天音老人那意动的样子,微微一笑。

“多谢门主!”

天音老人连忙感谢,这件五品神兵,凌寒天竟然连想都没想就交给了他。

这份赏识的恩德,让得天音老人对当初的投靠,生出一股庆幸。

“门主,我也看上那件镜子神兵,能否赏赐给我?”

九指道人的话语传来,凌寒天等人顺着九指道人所指的方向看去。

在那里的光团内,一件古旧的石镜安静的摆放在其中。

“虚空古镜,五品神兵,可掌控一方空间,随意抹杀如意境以下的强者!”

这件虚空古镜,显然也是一件强悍的法宝。

凌寒天只是看了一眼,便是点了点头,一件五品神兵,他不怎么在意。

九指道人大喜,连忙前去破除禁锢古镜的禁制,摘取古镜。

凌寒天带领血灵子往前走去,目光在一件件神兵上扫过。

此时,三人脚步一顿,纷纷停下,目光凝聚在前面血色的光团中。

在光团内,一间宛如蟾蜍仰天张口的血皿,安静的摆放在血团内。

但,这看似安静的血皿,仅仅是看一眼,仿佛有滔天的血液席卷而出。

弥漫而来的血腥味,似乎凝聚成一尊恐怖的血液怪物。

“血蛊皿,传闻乃是血祖祭炼之物,自神界所得,无人能使用,收藏于此!”

“血祖祭炼之物?”

凌寒天心中震撼,血祖是什么样的存在,他非常的清楚。

没想到,此处竟然有血祖祭炼过的至宝。

这件宝物,没有仔细说明宝物的等级。

但,能够从血祖那个年代留存下来,此物定然也极为不凡。

“血灵子,这东西,你合用吗?”

随即,凌寒天玩味的目光看向一诅咒别人身心家庭不得安宁;民进党前主席游锡堃直接了当的说自己就是政客脸淡然的血灵子。

这老家伙,还真是够沉着的。

“还行,就是不知道公子会不会给我用。”

血灵子无所谓的耸了耸肩,好似这血皿与他没关系一般。

“这本就是属于你的东西,去拿来用吧,血蛊皿,好血腥的神兵啊。”

凌寒天大有深意的说了一句,血灵子如未曾听见一般。

随后,血灵子也是留下来,开始破除血蛊皿的禁制。

沈如风见血灵子几人都有所得,心头也是火热起来,随即跟在凌寒天身后,往尽头走去。

武汉妇科习惯性流产哪家好
哈尔滨男性功能障碍治疗哪家好
潮州市治疗白癜风
您可能感兴趣的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