驭兽主宰第九百一十六章一个不留节能

来源:    作者:笔名    2020-10-26

驭兽主宰 第九百一十六章 一个不留

“你就是萧阳?”

脸上的震惊与恐惧缓缓收敛,东朗望着萧阳,想起自己骨门长老的身份,心中顿时有了几分底气,质问道:“水王的宝藏,可是被你得到了?”

听得这话,陈河的脸上,也是泛起一抹贪婪。

水王宝藏。

那可是一位灵王的毕生所留!

“得尚在审理过程中的诉讼就有17起没得到,和你们有关系吗?”萧阳略感好笑。

这两位,是在小西山作威作福习惯但是当地究竟应为分中寺还是分钟寺了啊,直到现在,都没有认清形势。

“萧阳,你以为请个剑门和梦林,就能与骨门和碧水宗抗衡了?”舔了舔嘴唇,东暮双眼火热:“识相的,就赶紧把水王宝藏,还有空灵萝交出来,我还可以帮忙求求情,保下你的性命。”

说的好像,萧阳的生死,是掌握在他的手中一般。

“东暮,你这个狼心狗肺的东西还敢出现?这些人,应该还不知道,你骨门的东冥长老,是被你用御水灵珠炸死的吧?”萧阳挑了挑嘴角,似笑非笑。

“哗!”

此言一出,天空一片哗然。

作为驻守在小西山的势力,无论骨门,还是碧水宗的成员,都知道东冥待东暮如亲子,东冥大半年前被废,也与东暮有关。

原来,他竟是被东暮炸死的?

“东暮,这事是真的?”东朗紧紧的攥着拳头,眼中压抑着怒火。

“你放屁!”额头上汗水渗出,东暮指着萧阳骂道:“你有证据吗,就在这里血口喷人?我一定会让你的诬陷,付出代价!”

然而,他的骂声刚落,窃窃私语的声音,便是自周遭骤然响起。

“我听一位刚刚从无波潭回来的朋友说,东冥就是被东暮,用御水灵珠炸死的,一开始我还不相信,原来这是真的!”

“真想不到,骨门的少门主,竟然是这种人。”

“呵呵,我就刚刚从那边回来,到底是东陵的儿子,下手就是狠,连一点拖泥带水都没有。”

“你们没看到,东冥死的那个惨啊。”

冷汗不要命的自额头上冒出,东暮感受着身后,那一道道阴寒的目光,牙关不住打颤,发出咯咯的碰撞声。

败露了!

“你要死!”

手背上青筋条条绽出,骨门的东朗等人,暴怒的盯着东暮,如果不是顾及后者骨门少门主的身份,只怕他们真会动手,将其给撕成碎片。

恐惧之色布满脸庞,东暮战战兢兢,连大气都不敢出一口。

“萧阳,别以为岔开话题,就能够逃过一劫。”东朗目光一转,冷声道:“把空灵萝和水王宝藏留下,自废灵门,我骨门可以宽宏大量,饶过你的性命。”

“没错。”陈河紧跟着点头,生怕晚说一步,连口汤都喝不到。

“一群不知死活的东西。”降落回地面,崔彬怜悯的看了东朗和陈河一眼,如果他们知道,自己在逼迫一名六品丹师,只怕会被当场吓死吧。

更何况,这六品丹师的实力,还如此强大。

“宽宏大量?”

轻轻撇了撇嘴角,萧阳摇头笑道:“骨门和碧水宗,还真是好胸襟啊。”

“我们向来如此。”东朗和陈河神色傲然。

骨门和碧水宗的实力,远远不止表面这些,小西山的这点,只是冰山一角,他相信,萧阳只要稍作了解,就会知道,自己冒犯了怎样的存在。

只废掉灵门,已经是对他莫大的恩惠。

“骨门和碧水宗的成员,一个不留。”

自萧阳口中传出的平淡之声,令得东朗和陈河的脑子,像是突然卡了壳一样,一时无法做出反应。

什么情况?

“岩星矿脉,这礼物,的确算得上丰厚。”

淡淡的笑了笑,季剑离偏过头来,对着游皓轩道:“你负责碧水宗,骨门,就交给我了。”

“不用那么麻烦。”

深深的吐了一口气,游皓轩模糊的双眼睁开,一袭犹如枯竹编织的蓑笠,在他身后浮现,蓑笠中的身影,仿佛一只白色的树懒,树懒软绵绵的耷拉着身体,格外慵懒。

“好久没有动手了,今天,就让我清场吧。”

在游皓轩散漫的柔和声音中,漂浮在他身旁的灵兽,双掌轻轻一挥,天地间的一切,刹那间失去色彩,化为黑白两色。

“发……发生什么了?”

身体凝固在原地,萧阳的眼中掠过一抹惊骇,他明明具有清醒的意识,但却连小手指,都难以动弹一下。

“灵技,大梦世界。”

“轰!”

无形的波纹,自树懒所披的蓑衣中骤然扩散,所过之处,万物寸寸崩碎,远处骨门和碧水宗的府邸,顷刻间化为齑粉。

树懒蓦然转身,对面的东朗和陈河脸色,变得惊恐至极。

此时的他们,就连喊出声音,宣泄心中的恐惧,都是妄想。

“哗!”

波纹再次散开,除了东暮之外的所有人,皆是化为虚无,连一丝稀薄的血迹,都未能在天空留下。

亲眼看到身边的人消弭无踪,东暮魂飞魄散。

究竟发生了什么!

“回来。”

游皓轩不缓不慢的声音落下,白色树懒重回灵门,万物瞬息复原,拍打在脸庞上的寒风,令得众人恍如隔世。

刚刚,到底是怎么了?

同样的想法,出现在成千上万人的心中,一道道望向游皓轩的目光,带上了浓浓的忌惮和畏惧。

若是放在刚才,这时刻保持懒散的青年,时刻都打不起精神的青年,只会让人嗤之以鼻,但如今,却没有任何一人敢于小觑。

“啊!”

凄厉的大叫一声,东暮疯狂拍打着身下的灵兽,逃窜向远处。

“给我等着,你们一定会后悔!”

此刻的他,赫然是被吓破了胆。

“我从来不会后悔,而且,你也不会看到那一天。”

突兀的出现在东暮所乘灵兽的头顶上,萧阳背后火翼闪烁,手中的雪刀,对着骇然失色的东暮,不留余力的斩落。

下方。

“我错了,我再也不敢了!”

吓得栽倒在地,林玉脸色煞白,身体不停的打颤。

之前,她的心中还存有一丝希望,萧阳会被骨门和碧水宗杀死。

然而,现实却让她认识到,自己出卖秋凝的决定,是何等的愚蠢。

(本章完)

嘉峪关市治疗白癜风
池州男科医院
婴儿消化不良怎么办
您可能感兴趣的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