信托与P2P联姻可行否较好

来源:    作者:笔名    2020-11-20

编者按 在金融混业经营和“大资产管理”时代来临的背景下,业与其他金融业态的融合正在不断走向深入,未来跨界运作将越来越常见。就信托而言,其具备横跨货币市场、资本市场、实业市场领域的制度优势,拥有股权、债权以及多种形式灵活的运用方式,既与作为最为重要的金融机构的银行主要提供资金支持及结算支持不同,也与()提供风险分担机制及社会管理功能存在差异,还与、基金提供投行、资产管理业务有所区别。上述特点使其在服务实体经济中更多地体现出一种整合优势,信托可通过自身的制度优势,同时借助与其他金融子行业的联结,为实体经济提供全方位的金融服务,满足实体经济多样化、多层次的深度需求。而且在这个过程中,信托具备充分的主动性。本期信托版就选取部分信托与P2P、保险的“跨界”案例为读者进行深入剖析。

对于信托等机构和P2P合作,目前没有明文禁止,还看不出来有何违规之处,但在P2P平台引入中国后,出现了很多颇具中国特色的“创新”,比如被监管层多次表态反对的资金池模式、平台担保模式。

信托,面向百万净值的“高大上”客户;P2P,借助互联平台几乎囊括普罗众生。在人们的传统认知中,信托与P2P平台的经营范围、服务人群和业务模式有着天壤之别,相互之间鲜有交叉和融合。随着P2P行业渐成规模,P2P平台与信托等金融机构在财富管理端和资产管理端的合作越来越多,受到业内关注。

合作案例

P2P即“个人对个人”,本质是一类基于互联技术而成长起来的信息中介,也就是说P2P平台主要是为个人借贷款进行信息服务,收取中介服务费。目前,P2P平台担保融资模式是P2P平台与信托公司合作规模较大的一种模式。根据公开资料可查,与P2P平台展开合作的有中航信托等公司,中航信托主要与宜信公司展开合作。

由中航信托设立的“中航信托·天宜1号宜信小额贷款(信贷12月期)结构化集合资金信托计划”于2013年4月28日正式成立。该信托计划期限为12个月,实际募集资金5280万元人民币,其中优先级4800万元人民币,劣后级480万元人民币,共签订信托合同45份。今年6月中旬,中航信托在其站中披露了中航信托·天宜系列宜信小额贷款(宜人贷12月期)结构化集合信托计划月度退出报告。宜信相关负责人告诉,月度退出报告是相应的信托份额到期兑付时给投资人的公告,目前项目仍在正常进行中。据其但她一直未公开回应介绍,双方2010年末开始探索合作,2011年初中航正式发行第一只此类信托计划,这几年一直紧密合作。在此次合作中,中航信托从合格投资人处募集资金成立信托计划,通过向小微人群发放小微贷款来盈利;中航信托委托宜信做此类信托计划的信用管理顾问。据了解,宜信目前贷款投向有城市信贷、学生贷款、抵押车贷,助农贷款和小微企业主贷款很快也会加入。

对于与信托公司的合作,宜信公司负责人在公开场合称,伴随着业务发展,平台上借贷资金的来源不仅限于个人,也可以对接信托、银行等机构,P2P平台把与以信托公司为代表的金融机构的合作称为“T2P”模式,是P2P模式的创新延伸和升级。

合作模式分析

“除了上述P2P平台担保融资模式,信托与P2P合作模式还包括代销信托产品模式。”西南财经大学信托与理财研究所所长翟立宏说,鉴于信托产品的属性,信托产品的推介和销售长期以来受到法律和法规的严格限制。根据出台的《信托公司集合资金信托计划管理办法》第八条第二款规定,信托公司推介信托计划时不允许进行公开营销宣传。同时,信托公司的营销体系建设与其他相比仍相形见绌。所以,长期以来信托产品的销售不得不依赖于银行渠道和第三方理财渠道。

在代销情况下,合作双方各取所需,个别实力雄厚的P2P平台拥有高流量的人气,销售金融产品的能力极强;一些募资困难的信托产品便寻求这些实力雄厚的P2P平台合作以解决销售难题。这方面,平安陆金所便是代销信托产品的典型案例。陆金所对公业务Lfex的站上显示,在筹项目涉及信托的有规模为6亿元的“某信托公司矿产企业股权投资项目”、规模为3.54亿元的“某信托公司企业流动资金信托贷款”,期限分别是一年半和三年,预期收益率则分别达到9%~9.5%和7.5%~10.4%。

翟立宏分析认为,还有一种模式是有限合伙基金模式,具体操作模式为由P2P平台或者其股东作为普通合伙人发起成立有限合作制基金,普通投资者投资于该有限合伙基金。该有限合伙基金通过汇集大量的资金,便成为集合信托产品的合格投资者。此外,一些风格较为激进的互联理财机构开始突破法律的界限,开展实质上的信托受益权拆分和流转业务。此类络理财平台涉足的信托受益权转让已走到了违法的边缘。

合作的内在动因

是全民创新,对于信托等机构和P2P合作,目前法律没有明文禁止,还看不出来有何违规之处,但在P2P平台引入中国后,出现了很多颇具中国特色的“创新”,比如被监管层多次表态反对的资金池模式、平台担保模式。

在分析信托与P2P合作的内在动力时,翟立宏表示,一方面,为了保证足够的流动性,P2P平台一旦内嵌担保和资金池运作,不断地放大借贷规模便成为P2P平台不得已走上的不归路。所以内嵌担保和资金池运作的P2P平台,有着强烈的融资渴求。而没有内嵌担保和资金池运作的P2P平台,为了维持平台对投资者的吸引力,也会主动寻求优质的投资标的与P2P平台嫁接,引入相对高收益的信托产品便成了选择之一。

另一方面,作为资产管理机构的信托公司,对接合格投资者和融资项目是其天然的职能。P2P平台既掌握了大量的投资者资源,又掌握了存在小额借贷需求的借款人资源。P2P平台所掌握的资源并不能直接对接信托公司,但在经过层层包装和P2P平从公交集团获悉台担保之后,便成为了信托公司合格的投资者和合格投资标的。

翟立宏提出,信托业与P2P平台融合过程中,虽然借助对方的资源扩大了自身的资金来源和投资标的范围,但仍隐藏着三方面的风险,即风险错配和期限错配、融资杠杆被无限放大和法律风险。可以说,当前的合作模式是P2P行业监管缺位时期双方合谋套利的模式,从长远来看,可持续性值得拷问。

未来信托与P2P平台是否还存在着较大的合作空间?翟立宏认为,未来合作的创新模式会层出不穷,但以后的合作创新模式必须克服风险错配和期限错配、融资杠杆放大和违反法律等弊端,基于长远利益,对接各自形成的禀赋和资源,优势互补,共谋发展。

萍乡最好的牛皮癬医院
刚出生的婴儿肚子胀气怎么办
保山哪家医院看白癜风
您可能感兴趣的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