车子眨眼前到了胡家门前节能

来源:    作者:笔名    2020-10-28

摘要:车子眨眼前到了胡家门前,星期八右脚稍稍供油,往左猛地将方向盘打到底,同时伸右手将手刹拉死她立刻将这个消息转发到朋友圈里,车子前轮如粘在地上,吱的一声,车身往左旋转了一百八十度,精准地定在了胡家门前的停在位里,好一手世界级的飘移。 副驾驶车门随惯性被甩开,座椅上的火凤凰跟着被抛到了空中,如一颗肉弹般、头前脚后飞了出去。 火凤凰人在空中已被惊醒,睁眼间,见自己头朝一颗柳树撞去,忙伸左掌往树干上虚按一掌,上身后仰,脚尖往树干轻轻一点,身子倒转过来,抬右手顺便拭去了嘴角的哈啦子,棉絮般轻轻落在了地上,气定神闲。 【一】神秘快递

山东潍坊昌乐,首阳山南麓,某开发公司项目办公室内,星期八点上一枝香烟,他推开窗子,偌大的工地上静悄悄的,只有淅淅沥沥的雨点敲打着彩钢房顶。今天,真的好静。

前些日子,一起办公的同事去了加拿大,一个人在办公室有些清冷,他深深吸了一口烟,仰起头来,一串烟圈悠然飘上了房顶,伸手把烟屁股摁死在烟灰缸中,自言自语嘟囔道:“下雨天真是无聊,连个蚂蚁上树也没得看。”

这时,叮铃铃的响了,他不由心中一阵暗喜,这下雨天,莫非有人约酒么,忙不迭接通:“喂,哪位,请问预约了有木有?”

“星爷吗?我是申通快递,这边有您快件,请速来取。”那边的声音甜的发腻,一听就是个小嫩妞。

“快递,谁给寄来的快递,能告诉所寄何物么?”星期八警惕的问道;去年,东营一哥们收到快递公司寄来的皮鞋,不幸被鞋中的剧毒成份害死了,此事轰动了全国,他不得不提防。

“星爷,好大的一个箱子哦,寄件人是江苏徐州噢,货物不详耶。”那边的声音愈发嗲了,星期八赶紧伸手撑着办公桌,以防被她腻倒在地。

“好了,麻烦你给送来吧,地址是大沂路宝通街交叉口东行一公里,左拐,再直行一公里路左,到了来个,到时我会在门口相迎;记得,站路边帅的发呆那人就是本座,运费你别担心,我要现场验货。”

挂了,星期八看了看时间:2014年5月24曰上午9点15分。

申通快递的确有神通,路上堵成一锅粥之状况下,十五分钟未到,快件己送到了星期八处;换成另一家公司,这速度,起码要雇佣直升机。

快件是一个长方形的木箱,长、宽近一米,高约二米,一看就不可能装有皮鞋;星期八指挥申通工作人员将木箱抬进办公室,结清了快递费,将他们打发了回去。

他很好奇箱子里面装的什么物品,刚才是四个人抬进来的,份量必是不轻;他想,今儿算是赚大了,最不济是一头老母猪,杀了卖肉,也能换几千个大洋花花。

他口中得意地哼着小曲,右手拿钳子、左手螺丝刀凑近木箱,正想动手拆解包装,这时,里面隐约传出了咔咔嚓嚓的声音,声音虽低,可是听了个真真亮亮。

他忽然觉得头皮发麻,心口发毛;手一哆嗦,当啷一声,钳子掉在了地板上。

人在紧要关头,往往能发挥出常人无法想像之潜能力,星期八本就轻功了得,未及钳子落于地上,惊叫声中,他已如一道闪电窜出了房外,手抚胸口,张大了嘴巴,透过刚刚被撞破的门洞往里张望。

【二】火凤凰

那木箱里的动静越来越大,星期八不由屏住了呼吸,檐上的雨水滴到背上他竞浑然不觉,名动江湖的芝麻绿豆小眼一眨不眨,死死地盯着木箱,双腿微曲,一副见势不妙拔腿即跑的架式。

就在这时,只见那木箱忽然左右摇晃几下,‘啪’的一声爆响,木箱四散裂开,木屑纷飞中,现出一个人来,但见她身穿大红色练功服,高一米六五左右,黑发及肩,脸庞圆润,双目如电,精光四射。

那人抬脚将身前木板踢飞,哈哈大笑:“臭老八,打死你也想不到是我吧,大姐不远千里来看你,你倒躲门外去了,还不快快奉茶。”

“火凤凰,原来是你,我还以为里面装了只怪物呢,可要吓死我了。”星期八一听声音,提起老高的心这才放下,但见火凤凰双唇干裂,怕是真渴坏了,急忙去给她泡茶。

拉开抽屉才想起,茶咋天已被他喝光,还未及去公司领呢,他灵机一动:“凤凰,你先收拾一下屋子,看被你弄的个乱劲,像遭土匪洗劫过似的,对门公司有好茶,待我去要一壶即回。”

星期八抬腿出了公司大门,慢慢踱到路边树林中,蹲下身去拣拾了十几片不知名的枯叶,直身循路边往回走,低头看见路沿石上躺着两个烟蒂,窃笑声中拣拾起来,揉碎掺到了枯叶当间。

就这么一会的功夫,火凤凰已是将办公室扫除干净,星期八走进办公室,她抬头望了一眼门板上的人形破洞,尴尬的笑了:“嘿嘿,老八的功夫果然很牛,凤凰佩服。”

星期八将秘制的茶叶放进壶中,倒进开水,浸了一会给火凤凰倒上一杯,但见那‘茶水’颜色黄中稍显泛黑,茶烟袅袅中,伸手递了过去。火凤凰真是渴到了极处,捧起茶杯,拿嘴轻吹了几口,一仰脖,‘咕咚、咕咚’三两口喝了下去:“老八,啥破茶叶,怎么又苦又涩?”

这可是茶中之极品,古巴进口过来的,你这哪是品茶,分明是在牛饮啊。”

“多谢老八,可不是么,姐是渴坏了,下一杯我定会细细品来,老八,你自己怎不喝?”

“我不渴,再者,我好不容易求來的好茶,专门孝敬你的,自己哪舍得喝。”

火凤凰端着茶杯细细品咂着,虽感觉味道古怪,以为外国茶即是如此,怎好再问出口,反装出一副陶醉的神情来:“喝茶哟,就得细品,现在出来感觉了,此茶虽入口稍酽,但回味清柔,唇齿生香,确为上品。”

星期八强忍笑意,开口问道“凤凰,大老远的过来,也不提前招呼一声,你这是出的什么幺蛾子,怎么把自己给快递来了。”

火凤凰优雅的用兰花指捏着茶杯,虽然她的手指小棒槌一般:“老八,姐把自个快递来,货到由你付费,虽说是在箱子里憋屈的难受,五百公里的路程,车费总算是省下了吧,嘿嘿。”

‘老奸巨滑’,星期八心里暗骂了一句,脸上的微笑更灿烂了:“你光临敝所,不会就为讨杯茶喝吧?”

火凤凰将茶杯放下,抬手理了下额前蓬乱的发丝:“老八,姐现在茶也喝过了,你赶紧再去问人家讨点给姐捎着,等姐回徐州了,也好在人前显摆显摆。”

“哈哈,这个怕是不行,倒不是在下小家子气,实在是拉不下脸再跟人家要了。”星期八见火凤凰脸有不豫,赶紧堆出笑容:“要不这样吧,我也托人给购了古巴茶叶,可能三天后到货,到时,给你寄二斤过去可好?”

火凤凰的脸色由阴转晴:“老八,赶紧备车,咱一同去趟胡家庄,见见胡小娥去。”

“胡小娥?见她,你何不把自已快递到胡家庄,多费这些周折。”此时,星期八心痛了,刚才可是花了三张老毛头的快递费啊。

“好你个臭老八,找骂是不,要不咱下午去也行,你赶紧的给姐准备酒菜,咱姐俩整它一壶。”

星期八用手捏了捏裤兜里干瘪的钱夹子,从抽屉里摸出车钥匙,拔腿往车库走去。

【三】胡家庄

车子在通往寿光的路上飞驰,CD里播放着一曲某草根歌手的《你们俩不是好东西》,星期八将音量调低了些,扭头问道:“哎,你大老远的过来,是扑着胡小娥家咸菜去的吧?”

没反应,星期八定晴一看,好你个凤凰,为省几个钱把自已折腾的,睡过去了,嘴角的哈啦子流的老长,呵呵,竟然打呼噜了。

胡家庄,位于寿光市田马镇西南四公里处,地势平坦,庄子约有四百户人家,村民多都种植蔬菜大棚,日子过得殷实。

胡小娥家在庄子西北角,院东紧邻一条柏油路,她家院落占地足有二十亩,典型的前院后厂格局,小有规模。

离她家二三百米,已看见有一黑衣大汉手抱朴刀,在院门前晃来晃去,星期八知道,这人名叫胡一刀,胡小娥的哥哥,专门负责给她看家护院。

车子眨眼间到了胡家门前,星期八右脚稍稍供油,往左猛地将方向盘打到底,同时伸右手将手刹拉死,车子前轮如粘在地上,吱的一声,车身往左旋转了一百八十度,精准地定在了胡家门前的停在位里,好一手世界级的飘移。

副驾驶车门随惯性被甩开,座椅上的火凤凰跟着被抛到了空中,如一颗肉弹般、头前脚后飞了出去。

火凤凰人在空中已被惊醒,睁眼间,见自己头朝一颗柳树撞去,忙伸左掌往树干上虚按一掌,上身后仰,脚尖往树干轻轻一点,身子倒转过来,抬右手顺便拭去了嘴角的哈啦子,棉絮般轻轻落在了地上,气定神闲。

星期八刚刚钻出车门,未及直腰,见火凤凰身法如此之快,于电光火石之间处乱不惊,实有大家风范,不由脱口大赞了一声:“好”。

胡一刀显然未见过此般功夫,不由瞠目结舌,好半天才缓过神来,他走至星期八二人身前深施一礼:“八爷,你与这位女侠门房稍侯,舍妹现在后院酱菜厂,待小弟前去通报于她。”

火凤凰行事向来泼辣,冲胡一刀摆了摆手,张口说道:“胡兄弟,我与小娥妹子虽未曾谋面,心中实神交已久,在上可无话不谈,老姐这次约了八爷专程来看她,就不煩你通报了。”说到此处,拽了星期八衣袖就往里走。

胡一刀眼见如此,不好再出声阻拦,只好紧走几步在前面带路。

进了院门,七间东西向的二层小楼映入眼帘,庭院偏南,一棵三尺來粗的法桐躯干挺拔,枝叶婆娑的树冠如一把巨伞甚是好看,近午的阳光已是渐炽,斑驳树荫下竟生出丝丝凉意;一楼阳台南侧栽有两株石榴树,榴花若火开的正盛。

胡一刀领二人沿一楼中间通道往北,直行七八米处,仰头见酱菜厂的围墙高耸,几近丈半,墙面溜光瓦亮,纵是苍蝇落上也会打了劈叉,沿墙顶设有铁丝,端得是森严壁垒。

正对面又是一道厚重的铁门拦在眼前,门口两边各有一黑衣壮汉双手抱于前胸,双脚叉开,若钉子般站在当地,冷峻的目光中透着森森杀气。

胡一刀紧走两步抬手摁了摁门右侧的门铃,将头探出湊出近监视器,低了声说道:“妹子,昌乐的八爷和一位浓眉女侠前来见你,请你吩咐开门吧。”

“笨蛋,你的大黑脸把镜头都遮住了,妹子能看的到来客面目吗?”监视器上的语音系统音质不错,听来甚是清晰。

【四】胡小娥

‘吱吱呀呀’的响声中,但见厚重的铁门缩进了墙内,这时,一溜紫烟从厂内旋出,伸手抱住了火凤凰:“哎哟哟哟,凤凰姐姐,你可把小妹想死了。”

胡小娥身法之快,竞将声音远远甩在了后面,这超音速版的轻功是胡家的不传之秘。

胡小娥四十出头岁数,个头适中,四肢匀称,上身穿紫花褂,下着紫花短裙,倍显腰身玲珑,脚上一双本拉登橙色牛皮轰轰小凉鞋,小腿上墨索里尼 分外夺目。她乌发披肩,刘海齐眉,鸭蛋脸型,面色红润,嘴巴微翘,眼若点漆,眉如裁柳,细细看來,左眉间隐隐生有一颗绿豆大小的美人痣,说不出的妩媚。

三人说笑着往厂内走去,但见十七、八亩大的厂区内,靠北墙是一栋东西向、十二间的四层小楼,胡小娥介绍,地下一层为仓库,二层为办公,接待,财务使用,三层是职工食堂及活动室,四层用作职工宿舍。

厂区院内,中间是一条南北向的水泥道路,两侧各有一座占地三千平米的钢结构单层厂房,透过宽大的玻璃窗,见厂房内纵横排列着千余个咸菜瓮,那瓮高约一米七、八,上阔下小呈圆型,气势甚是慑人;有身穿洁白色工装的职工忙而不乱,各负其司,井然有序。

各种咸菜的香味从厂房溢出,其味道之诱惑实不能用文字来表达;星期八强忍住口水,心中琢磨着怎样开口跟胡小娥要点咸菜吃,他知道,胡小娥可是远近闻名的吝啬鬼。

三人刚到二楼接待室坐下,对面墙壁上的显示屏吱吱响了二声,胡一刀哭丧着黑脸在上面大喊着:“妹子快快出来,来了个硬往里闯的,哥的功夫招架不住了。”话音未落,只听胡一刀‘啊’的大叫了一声,倒在了地下;屏幕一角,一个面色白净的文弱书生攸忽不见了踪影。

“我去去就来。”胡小娥探手推开窗扇,纵身窜了出去。火凤凰刚想直起身来出去助战,星期八伸左手轻轻摁了下她的肩头,说道:“稳住,这些小事,扑楞蛾子还能应付得了。我们且喝着茶等她回来。”

胡小娥身若翩鸿从厂房顶上掠过,几个纵跃已是到了前院,脚点墙顶铁丝,一个鹞子翻身,轻飘飘落在院门前;瞥眼见胡一刀斜歪在门侧,显是被那人点中了穴道。

那书生名叫青咸,一直垂涎胡小娥美貌,他身轻若猿,经常爬上胡家围墙,坐在墙顶,耷拉着双腿往里看,口中还不三不四的吆喝。他自知不是胡小娥的对手,胡小娥每每一露头,他就溜了个无影无踪,也不知他哪來这许多闲工夫,是每天必来骚扰。

万般无奈之下,胡小娥请人将围墙加高抹光,顶上又装上了铁丝,才安静了几天的工夫,谁知他今日又来了。

青咸眼见胡小娥怒气冲冲出来,忙手脚并用,蹭蹭几下爬到了柳树上面。

胡小娥左手往怀中一探,出来时手上己是多了三个辣疙瘩咸菜,疾风声中,二个撞上胡一刀腰际,一个射向青咸气海穴。

胡一刀但觉京门穴、五枢穴一麻,知道穴道已解,满脸羞愧的站了起来。

胡小娥见青咸骑在树杈上扮着鬼脸,见疙瘩射到也不躲避,知他又穿上了家传的天蚕甲,不由大怒:“好个挨千刀的死青咸,有种你别跑,等大娘上树去,看不将你撕巴烂了。”说完,双臂一振就要窜上树去。

青咸从树杈上站起来,双手作势去解腰带,口中哈哈狂笑:“娥子,有能耐你就上来,小爷祖传的前列腺炎,这可要放水了”。

胡小娥一时倒没了法子,赶紧扭过了头去,恰好看见了星期八的座驾,心中立时有了主张,她朝青咸喊道:“死青咸,可知道这车是谁开来的么,要不,我喊他出来你俩聊聊?”

共 6795 字 2 页 转到页 【编者按】俗话说:一个篱笆三根桩,一个好汉三个帮。在社会上,做什么事都少不了同道的帮助,创办社团更应该这样。因为,社团的创办、发展、壮大离不开广大文友的积极参与、融洽沟通,更离不开作者们的踊跃投稿、倾力合作。该文以作者其惯有的调侃、戏说文风,肯定了社团的成立宗旨和今后发展方向。欣赏这种别开生面的文字。,谢谢作者赐稿【 寒江孤鸿】 【江山部·精品推荐】

1楼文友: 20:59:58 小说中的人物活灵活现,内容新奇,风趣幽默,有意思。好看。没想到星期八老师的作品真正的具有大家风范。赞一个。 ( ()

回复1楼文友: 05:57:51 过誉了,这篇文字只不过是几人相约写的同题罢了,其间除了调侃,没多少意思了。

2楼文友: 21:27:1 读了星期八老师的作品,再惆怅的人也禁不住会快乐起来 感谢生活 有剥夺也有馈赠

回复2楼文友: 05:59:22 笑一笑,十年少,欢迎清辉对陋作拍砖。

楼文友: 21:41:48 破八损人、拍马都是一流,拍马术乃是刚申报吉尼斯的 天女散花 ,一把下去管一片。不过,真心佩服老八的写作技巧,火凤凰我认输了。

回复 楼文友: 06:02:04 谦虚就是骄傲的在埋伏着,其实,文字与人的长相一样,各有千秋,当然就会各有所爱了,尺有所长寸有所短,无所谓谁高谁低,咱就是图个乐呵而已。

4楼文友: 22: : 7 赏读老师佳作,很是受用,喜欢老师的文风。 ( ()

回复4楼文友: 06:07:41 拜读过啸竹老师的【麻花泪】,令我感触颇多,受益匪浅,我不过是写些逗乐的文字。而你,才是驾驭文字的高手呢。

5楼文友: 07:27:58 拍一下!这马的p的确精彩!

回复5楼文友: 05: 4: 拍马不违法吧?看把你急的,下次拍你。

6楼文友: 19:27: 0 祝贺老师又获精品,问老师好。 ( ()

回复6楼文友: 05: 5:21 谢谢关注,问好。

7楼文友: 19: 2:00 今日才得空来仔细品读这篇奇文,没有想到把我写的出神入化,呵呵笑死我了。在品读文的同时,我真诚地感谢寒江老师、星期八、梦姐姐等以及各位文友对西风瘦马社团的大力支持和协助!如果没看大家的鼎力相助,社团也不会取得这么好的成绩,再次感谢!!! 岁月静好 海韵7867 2982

回复7楼文友: 05: 6:45 是啊,只要大家齐心协力,相信社团的明天会更好的。

8楼文友: 19: 8:55 社团的建立,真的不容易,各种滋味在心头。文友及两国一直遵循着一些最基本的原则。如坚持道义。中巴都把和平共处五项原则作为处理国家间关系的基本准则。巴在台湾、涉藏、涉疆等一系列问题上始终给予中国鼎力支持老师的加入和无私的奉献让我感激万分,我和社团的编审人员一定会倾心呵护这个心灵家园,让我们在业余时间的创作里得到更多的快乐! 岁月静好 海韵7867 2982

9楼文友: 20:45:05 祝贺星期八喜获精品文!!! 岁月静好 海韵7867 2982

回复9楼文友: 05: 7:42 海社早晨好,同贺。

10楼文友: 21:19:50 祝贺星期八再次旗开得胜,喜获精品。

回复10楼文友: 05: 8:45 谢谢老寒。

藤黄健骨丸
左颈动脉有斑块
贺州白癜风专科医院是哪个
您可能感兴趣的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