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逆之门第一千四百四十八章召唤阵节能

来源:    作者:笔名    2020-10-19

大逆之门 第一千四百四十八章 召唤阵

事情的变化总是不会按照人们的预期发展,不管是敌人还是自己。玄武将自己晶核之内蕴含的上古神兽之力分了一部分给安争,别说青莲佛陀没有想到,就算是安争自己都没有想到。

残破山河,玄武巨大的身躯逐渐消失不见。徐拾遗开了一个巨大的空间门,将玄武送向东海。只要玄武沉入海中,青莲想找到它也不是那么容易。

自古大海出巨兽,谁也不能确定在大海深处还有没有如玄武一样的强大存在。

“安争,帝级的感觉怎么样?”

杜瘦瘦凑过来贱贱的问了一句。

陈少白哼了一声:“跟你说了你能体会?这帝级的奥妙,非亲身体验不能理解其中的精彩。”

杜瘦瘦:“如何体验?”

陈少白:“首先,绑住安争的双手双脚。然后,按住他的头,掰开他的嘴,你和他打个啵就可以了。这是上古不传之秘,不是你我也不会随便说的。”

杜瘦瘦看了安争一眼,又看了看陈少白:“用强的可能够呛了,若是色诱的话,我自觉相貌平平,要不然你来?”

陈少白:“别不要脸好不,你别侮辱相貌平平这四个字了。”

杜瘦瘦:“难道是仪表堂堂?”

安争笑着摇头,看了看这破碎不堪的秘境,心中有些遗憾。若可以,他是真的想击杀青莲的。奈何,佛陀在一侧,他的空间隐匿之术连徐拾遗都看不破。

“属于我们的,还没有完全拿回来。”

陈少白意气风发:“若是将那些我们留给自己的传承全都拿回来的话,帝级算什么。就算是曾经站在巅峰时期的先秦诸多大帝又算什么,一路平蹚过去。”

不是和尚张了张嘴,最终忍住了没说话。

杜瘦瘦看了他一眼:“怎么滴,想发言?”

不是和尚连忙摇头:“替我们家长表示愧疚,不敢发言。”

杜瘦瘦忍不住笑起来:“看来你家家长培养的比较失败啊。”

不是和尚:“我生性纯良,出淤泥而不染。”

陈少白搂着不是和尚的肩膀:“我觉得你回不了家了,你家长听到这句话得打断你的腿,中间那条。”

不是和尚摇头道:“我刚动了还俗的念头,这不妥当。”

几个人漫无目的的扯淡,心情的压抑倒是减弱了些。他们离开了这残破的秘境,朝着下一个秘境出发。徐拾遗就是一个活地图,青州九十九处秘境,他都知道确切位置。然而接下来,每一天他们的心情都变得越来越差。下一个秘境,空无一物,有人比他们先到。在下一个,还是空无一物。

已经到了帝级的安争能够从残存的气息判断出来来过的是谁,其中一部分秘境是被曹烈他们三个人洗劫一空。也就是说,在曹烈他们去阳照城之前,已经把青州的秘境横扫了一部分。这三个人就是谈山色手里的刀子,从秘境之中获取的这些东西,多半都已经落在谈山色手里。

“这个家伙到底知道多少我们都不知道的秘密?”

杜瘦瘦一脸郁闷:“再找到下一个如果还是空的话,只怕就没有动力继续找下去了。”

徐拾遗也很纳闷:“这些秘境,知道全部的也就只有我了,那个叫谈山色的人没道理什么都知道。这些秘境都是我先祖发现,我先祖不可能将这个秘密告诉别人。知道一部分也就罢了,看样子他全都知道。”

安争嗯了一声,沉思了一会儿后说道:“他正在源源不断的汲取天外天的力量。”

他抬起头看向天穹,能够感觉到那层布置在世界之外的结界已经被打破了一个洞。而一个势力很强大的人似乎正在修补,安争心念一动随即冲天而起。

到了天穹高处,那层壁垒触手可及。安争看到紫萝正坐在一朵白云上,两只手不断的动着,而天空之中那个壁垒的破洞正在一点点修复。

“织毛衣呢?”

安争问了一句。

紫萝回头看了看安争:“不是,毛裤衩。”

安争想了想穿一条毛裤衩什么感觉,顿觉某处一阵刺挠。

“那个家伙已经越来越强大了。”

紫萝指了指外面,沉默了一会儿后说道:“你之前和青莲交手我知道,青莲和佛陀要杀玄武我也知道,我没去,是因为我没空。来自时间法阵之中袭击这壁垒的力量越来越多,我今日补上一个,明日就会多出来两个。我若是不补,谁也不知道会有什么稀奇古怪的东西进来。更让人头疼的话,那个叫谈山色的家伙,正在不断汲取天外天的力量,他的提升速度很快。”

安争道:“无脸怪已经差不多可以推测出自己破关而出的时间了,所以在这之前,他肯定会不遗余力的给我们制造麻烦。他能直接控制的,只有谈山色最好用。谈山色之前刻意避开了无脸怪的控制,是因为他想在灭世之灾中求存。现在,他不避开无脸怪了,是因为他迫切想得到力量了。”

紫萝点了点头:“你刺激了他啊......帝级了。”

安争:“听口气很不满意啊。”

紫萝有些无奈的说道:“我在反思一些事,我总觉得古人说的话都是很有道理的。比如,冤家宜解不宜结。比如,得饶人处且饶人。”

安争:“你说的很有道理,我就不提之前有人拿棍子,拿八倍黑重尺打我屁股的事了。也暂时好像想不起来,某人把我扔进水里按住揍的事了。”

紫萝笑起来:“只要人人都献出一点爱,世界将变成美好的明天。”

安争:“别想那么多,我觉得现在还不一定能揍了你才这么说的。”

紫萝道:“威啊发木力。”

安争:“?”

紫萝将天外天禁制最后一点破洞修补好,拍了拍手,似乎对自己很满意。可是安争和他都感觉的出来,这边才刚刚修补好,更远的地方禁制又破开一个洞。正在疯狂汲取天外天力量的谈山色,瞬间就转移到了那边继续吸收。

“可怕吗?”

紫萝看了安争一眼。

安争点了点头:“可怕.......两个破洞之间的距离不下万里之遥,谈山色能够在瞬间转移万里,就算你我现在只怕也做不到瞬息万里的速度。所以,要么是他提前就知道破洞的位置,准备了特别的传送法阵。要么,就是他已经强大到不惧你我了。”

紫萝道:“在补天之前,我想先杀了他。但是,我抓不住。”

他耸了耸肩膀:“寻寻觅觅寻不到活着的证据,都市的柏油路太硬踩不出足迹,骄傲无知的现代人不知道去珍综合外国媒体报道惜.......”

安争:“给你介绍一个人吧。”

“谁?”

“我妻子曲流兮,医术可牛了,治疗精神方面的疾病应该也有办法。”

紫萝瞪了他一眼:“压力大啊,要是再不疯癫一点给自己放松下,我早就崩了。兄弟,想想这些年来,你一直都在做的只是找回自己,而我除了召回自己还要找你们。自言自语,已经成了习惯。别人抬头看着天空上的云朵,会单纯的去想那是一个棉花糖吧。而我就复杂了,无穷无尽的寻找途中,我能从云朵里看出来不打码的动作片。”

安争:“?”

紫萝看着安争:“瞧你那一脸黑人问号的样子......”

安争:“说人话。”

紫萝道:“开玩笑而已......就要到那个日子了。曾经的都会有动态调整。具体的数量需要根据实际流量决定。我们比现在强大几百倍都没有成功,几世轮回,现在又到了这个时间。现在的你我,不可能杀的了他。我们用了差不多有十万年的时间走了一个大圆圈,最终发现终点是自己的坟,越想越凄苦无奈。”

安争:“这可不是你的性格。”

紫萝撇嘴:“别扯,没有人真的永远快乐。你也不想想,能在逆境困境之中还保持乐观的人......孤独的,多可怜。”

安争:“诉苦完了没,说正事,你能不能察觉到那个无脸怪最迟还要多久能从时间法阵里破出来。”

紫萝抬起手掐指一算,再算,三算,四算。大拇指在其他四根手指上来回移动,忽上忽下,看起来深色庄重。足足两分钟之后他长出一口气,看起来胸有成竹。

“不知道。”

安争:“所以你刚才手那么动,只是抽筋?”

紫萝叹道:“算不到没什么,如果有无始轮的话就能清楚的知道时间法阵还能持续多久。而且,只要拥有无始轮就可能有机会再次把他封印。九次转世已经是极限,所以我们已经没有机会再做那个救天下的大英雄。有无始轮的唯一希望,就是等到再过多少年后,会有人替代咱们继续战斗。”

安争:“无始轮还能再封印一次?”

紫萝:“嗯,差不多应该有三千亿分之一的概率。”

安争:“你在你那个时代死的时候,是不是挺痛苦的?”

紫萝:“此话何解?”

安争:“你要是死的挺简单挺快的,我都觉得是世道不公。”

他一边说一边望向四周,然后忽然想到了一个问题:“天穹破裂的地方,有规则吗?”

紫萝脸色忽然一边,闭上眼睛将自己修补天空禁制破损处回忆了一下。在他的脑海之中先是一片黑暗,然后出现了一个亮点,那是天空禁制破裂的第一个地方。第二个,第三个,第四个,第五个,第六个......

从他开始修补到现在,已经有上百处破洞,原本以为是没有规律的。安争提醒他知道才发现,脑海之中回忆着亮起来的那些光点,形成了一个法阵。

“召唤阵。”

紫萝看向安争:“要出大事了。”

遂宁哪里治疗白癜风效果好
哈尔滨看白癜风去哪里
鹰潭白癜风专治医院
您可能感兴趣的内容: